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赣西之子(曾锋)博客

上栗电大招生咨询电话:13979953015

 
 
 

日志

 
 
关于我

曾 锋,歌曲作者,“疑商”概念和“人生成功的商树理论”的提出者,是家教教材《全才家教指南》主编,教师培训教材《班主任工作艺术》一书的作者,是“ 四步互动教学模式”的首创者,是《心中的歌》《勇敢去闯》《妈妈为啥爱唠叨》《背起行囊闯四方》《中国 挺住》《上栗 我的家》》《情醉上栗》《烟花爆竹之歌》《斑竹山》《相聚在东中》《七彩竺塘》《我真的悄悄地爱上了你》等歌曲的作者,有不少歌曲作品在《中国乐坛》《中国音乐》等专业杂志上发表......

网易考拉推荐

“呼格案”复查法官:纠错案被领导骂“转着圈丢人”  

2015-10-23 15:50:55|  分类: 事迹材料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公平正义是我们的追求,任何一个法官在压力面前绝对不能低头,因为你一个低头,你永远要低头。很多案子都有压力,那你还做不做人?不说做法官,你连人都做不了。”


萨仁,1964年生,1985年进入内蒙古高院工作,先后担任审监庭庭长、民二庭庭长、审判委员会专职委员等职,2013年,调任内蒙古自治区人大内务司法委员会副主任。她曾担任内蒙古高院呼格吉勒图案封闭复查组副组长,是推动呼格案再审的关键人物之一。

原标题:“呼格案”复查法官萨仁:纠正错案曾被领导骂“转着圈地丢人”

“公平正义是我们的追求,任何一个法官在压力面前绝对不能低头,因为你一个低头,你永远要低头。很多案子都有压力,那你还做不做人?不说做法官,你连人都做不了。”时代巨变的洪流中,坚守初心,犹如傲骨凌霜。唯有守护最初梦想的毅力和勇气,才是推动国家进步的力量。

“公平正义是我们的追求,任何一个法官在压力面前绝对不能低头,因为你一个低头,你永远要低头。很多案子都有压力,那你还做不做人?不说做法官,你连人都做不了。”

时代巨变的洪流中,坚守初心,犹如傲骨凌霜。唯有守护最初梦想的毅力和勇气,才是推动国家进步的力量。

2003年11月11日,我们从永安路106号出发,记录这个国家一点一滴的变化。12年后,我们选择了30人——他们无论身处喧嚣躁动,抑或遭遇时代逆流,均以不变的信念应对万变的困局。

在岁月的年轮中,他们有快意、有消沉,有对酒当歌、有失意彷徨。在一次次的磨砺中,不忘初心,举步向前。

在这里,时间是对信念的敬意。

做为内蒙古知名法律专家,萨仁担任内蒙古高院呼格吉勒图案封闭复查组副组长,成为推动呼格案再审的关键人物之一。

事实上,在其28年的法官生涯中,萨仁纠正了多起冤假错案。

法官是社会公平正义的最后一道防线,所遭受的名利和物欲的侵扰可想而知,萨仁说,她愿以其经历告知世人,这份职业的最为可贵之处。

谈“呼格案” 没有勇气纠错,还在法院当法官?

新京报:昨天(注:9月30日)我见到了呼格吉勒图的父母,老俩口说,呼格案能够平反,你是最应该感谢的人之一。当时,是什么促使你积极推动此案再审?

萨仁:这个案子太重要了,人命关天;再者,很多人都意识到,这个案子在中国刑事审判史上、人权保障史上,肯定是件大事,所以一定要推动。

新京报:你将要改判的是你同事曾经判过的案子,这方面压力是不是特别大?

萨仁:面对昔日的同事,面子上确实有点……但作为这么多年的老法官,面对这个案子肯定实事求是,该怎么处理怎么处理,该怎么提意见怎么提意见。不会说因为是同事判的案子,我就要维持这个案子;或者,也不能因为这个案子社会关注度非常高,不管有没有问题,我就要改判。

新京报:当时有人对你不理解,甚至谩骂?

萨仁:过去合议庭成员甚至亲属有骂过我的,在其他场合碰到时,总会说起这个事。他们说,平时关系都这么好,你不应该这么积极(办案)。他们是有一些误解,我肯定不是为了谁,案子错了能不改吗?何况那是一条人命。

那段时间,照片上呼格的样子总在我的脑海里,通过详细阅卷能感知他当初被审判时的心理变化,从煎熬到绝望。呼格从被抓到执行死刑,非常快,没有给他更多的机会辩护,他是法治还不健全的牺牲品,非常可惜。

新京报:再审改判,接下来就要问责,你当时想过这个吗?

萨仁:这其中一个法官是我的老同事,有一天,他拿了一瓶酒来找我,说心情不好怎么办?我跟他一人一半喝了。

但是,办案时你还得实事求是、有错必纠,这才是法院该做的事。没有勇气纠错,你还能在法院当法官吗?你还算一个审判组织吗?

新京报:这是不是你们复查时,面临的最大压力?

萨仁:这倒不是。当时,我们最主要的精力还是花在案件本身,这种案子可能要经过百年、千年历史的检验。所以,看这个案子最累,压力非常大,复查那一年,加班加点是经常的事。我最初的阅卷报告就写了100页,审理报告也有七八十页。赵志红的卷有一大拉杆箱,但每一本、每一个细节都要看。

新京报:为什么要看赵志红案?

萨仁:它会对你判断呼格案有帮助。比如当时有人说,赵志红是为了延长生命,所以才说呼格案是他做的,以扰乱司法。我要论证这种说法是否存在合理性。

新京报:但是这个案子还是拖了好多年,是不是有很多阻力?

萨仁:有人说,捂一捂,拖一拖,这事就过去了。我觉得,建设法治国家,司法机关只有在依法办案中才能树立威信,才能给公众以信心,有错误你捂着,越拖越被动。谁都可能犯错,纠正了,你接下来做的更好,这才是一个正确的态度。

新京报:呼格案当年如果由你来审理,结果会怎样?

萨仁:在当时的情况下,也好不到哪里去。判呼格有罪并非完全没有证据,呼格确实进过女厕,指甲内的血迹与被害人的血型相同,而且绝大部分供述是有罪供述,在赵志红没出现并承认“4.09”案件是其所为之前,不可能把呼格放了。如果留有余地的判,现在仍然是一个错案,也会受到追究。

新京报:那问题出在哪?

萨仁:审判机制的构建出了问题,公、检、法每一环都没有把好关,法院也没法独立地把好关,司法理念比较落后,并未做到真正的独立审判。

  ▲去年10月31日,呼格吉勒图的母亲手捧儿子的照片。新京报记者郭铁流摄

去年10月31日,呼格吉勒图的母亲手捧儿子的照片。新京报记者郭铁流摄

谈从业初衷 用法律改变世界,是命中注定的事

新京报:当初怎么想到要当法官的?

萨仁:我是1981年考入北大法律系的,当时对法官这个职业懵懵懂懂,只是觉得它是一个崇高的职业,能够定纷止争,是社会公平正义的最后一道防线。实习时是在南京中院,老师对每一个判决内容的执着研究,让人印象深刻,在那儿我感受到法院的活力,更坚定了做法官的信心。

新京报:为何选择回到内蒙古?

萨仁:在北大读完硕士后,最高院决定接收我,但我还是回来了。我本身就是蒙古族,还是希望报效自己的家乡,为自治区的建设做贡献,父母也希望我陪伴在他们身边。在这个地方,有我的一点事业,多多少少能够做一点事情,如果我去最高院或者其他地方,也许我就像水中的一滴、沙中的一粒,没有那么明显。

新京报:很佩服你的选择。

萨仁:80年代是一个令人精神特别奋进的年代。当时国家百废待兴,人的精神状态非常好。我们那时候的大学生比较纯粹,当时每个人都想着为国家做点什么。

新京报:听说你有留在美国的机会,但你还是放弃了?

萨仁:1999年我去了哥伦比亚大学进修,我的老师爱德华教授比较欣赏我,希望我能够在美国继续读书或者工作。他说,“你回去之后就会被沙漠埋没了”(大笑)。所以,这些年,我尽量不让“沙漠”埋没我。

新京报:你放弃了那么多,但还是初衷不改。

萨仁:我就是觉得自己在法院能起更大的作用。坚持搞法律,用法律去促进和改变这个世界是我命中注定要做的事。对中国将来的法治前景,我还是期望比较高的,我希望自己能做好自己的事情,一点一点推动法治的进程。

新京报:你一直在这样坚持。

萨仁:我要是没有这方面的想法,很多事情坚持不下来。比如呼格案,参与复查的人很多,像我工作这么细,态度坚决,没有什么反复的,比较少。

  ▲去年12月15日,呼格吉勒图被宣告无罪后,父母到他的坟前祭扫。新华社发

去年12月15日,呼格吉勒图被宣告无罪后,父母到他的坟前祭扫。新华社发

谈勇气与坚守 法官在压力面前,绝不能低头

新京报:除了呼格案,还有哪一件案子,你印象比较深?

萨仁:邓成和诉包头邮电局的名誉侵权案。大致案情是,上世纪90年代,邓成和发现家里的电话多出41.65元的长途电话费,然而他并没有打过这些长途电话,跟邮电局反映,没有解决问题,于是写信给《内蒙古日报》,该报就以读者来信的形式报道这件事。邮电局不愿意了,起诉邓成和,认为其名誉侵权,要他赔礼道歉。

案子是在包头审的,一审二审邓成和都输了。邓不服,申请再审。当时我在内蒙高院审监庭当副庭长,我觉得,邮电局作为一个服务单位,状告一个消费者很奇怪;再者,邓成和提供了依据,“我没打这些电话”,接电话的人或者单位跟他没什么关系,我们觉得很蹊跷。

新京报:为什么这个案子会让你印象深刻?

萨仁:当时分管我们审监庭的常务副院长,他之前曾担任包头中院院长,邓成和的案子就是在他手上定的。

新京报:当时你们压力非常大?

萨仁:这位领导把我们叫到办公室,真骂。说我们“没有金刚钻,还要揽瓷器活”,是“脱了裤子推磨、转着圈的丢人”,各种难听的话都有。但是我们已经进入再审,经过调查取证,发现是程控交换机出现问题,这些电话实际上是邓成和楼上的邻居打的,对方也承认属实。因此,这个案子要改判。后来这个案子被称为“中国消费者维权第一案”,很有历史意义。

新京报:估计不少人难以理解为何你们要跟领导对着干?

萨仁:公平正义是我们的追求,我到现在觉得,任何一个法官在压力面前绝对不能低头,因为你一个低头,你永远要低头。很多案子都有压力,那你还做不做人?你不说做法官,你连人都做不了。

新京报:你就不怕打击报复吗?

萨仁:这位领导现在在监狱里,因为贪污受贿判了无期徒刑。但在当时,他整人整的非常凶,大有顺我者昌逆我者亡的架势,那段岁月确实比较难……(萨仁含泪,哽咽)。但是,多艰难的日子,有信念在,总能熬过来。

新京报:你怕他吗?

萨仁:我当然不怕他,如果要怕他就不这样了。选择这个职业,肯定是为了公平、公正,不会是为了别的。如果是为了讨好领导,你就别当法官了,你可以去公司了,你去讨好你的老板;如果你是为了追求金钱,那你可以去当律师,挣得比法官多得多。选择法官,内心肯定还是有一份坚持在里面。

新京报:如此跟领导对着干,就不担心自己的前途?

萨仁:我可以在高院没有前途,但是我觉得我的人生还是有前途。我相信,只要我的信念在,我即使不在高院,仍然会有更多选择。

  ▲10月1日,萨仁接受新京报专访。

10月1日,萨仁接受新京报专访。

谈公平正义 每个案子都担心报复,就没法干了

新京报:当一个法官是不是特别的艰难?

萨仁:法官没有“好日子”过,永远都在困难当中。

新京报:为什么?

萨仁:比如有一起人命案,被告人做了有罪供述,他的供述十分详细,跟现场的情况非常符合。但在阅卷当中,发现钱包上的一处血迹无法说明来源,跟被告人和被害人均不符。通过DNA比对,发现这处血迹和另一起命案的行凶者完全相符,很显然先前的判决弄错了。后来,被告人说,他当时被刑讯逼供了。这个案子真是一念之间,如果当时维持了,就又是一个错案。

新京报:还会遭遇到什么困难?

萨仁:我经手了一个黑社会性质的犯罪案,其中有个保护伞是个警察,第一次他取保候审了,结果出去后威胁证人,又被侦查机关收监了。审判时他再次提出取保候审,我坚持不同意。一些人过来说情,我就不明白,为何有人会替一个黑社会的保护伞说情。

后来,我们顶着压力判了,社会效果非常好。但还是有人说,你得罪人了,人家过几年就出来了。

新京报:你害怕吗?

萨仁:我觉得没有必要,正义力量一定是最强的。

新京报:原赤峰市市长的减刑案也是你判的?

萨仁:当时报上来的材料,是他搞了不少发明创造,要从死缓直接减刑到16年,专利证书都是真的。我找了很多专家,请教每一项专利,在什么样的条件下、什么样的人能做出来。一圈咨询下来,专家认为,这些专利靠他个人是没法完成的。咨询完后,我请专家把所有问题设计好了,让他回答,结果发现他对所涉专利的基本专业知识的答案都是错的。最后按照规定减成无期徒刑。

新京报:有人会不解,你干嘛不顺水推舟?

萨仁:名人减刑影响非常大,你可以想象,如果任他做假,社会舆论将如何看待我们?

新京报:为何你每一件事情都那么的认真?

萨仁:因为每件事情都是历史的积累。我希望,尽自己的努力,做一些事情。将来,等自己老了,坐在夕阳下,回头看自己的人生,觉得还是挺好的。

新京报记者谷岳飞 编辑胡杰

主题摄影新京报记者侯少卿

同题问答

1、新京报:你的理想是什么?现在实现得如何?

萨仁:我的理想一直没变,就是希望能够推动内蒙古自治区法治建设往前进,目前距离我的理想还有差距。


2、新京报:你使用最多的词语是什么?

萨仁:公平正义。

3、新京报:你最看重朋友什么特点?

萨仁:诚实、忠诚。

4、新京报:你最希望拥有哪种才华?

萨仁:法律专业性的才华,希望自己这方面做得最好。

5、新京报:坚持给你带来最大的快乐和痛苦是什么?

萨仁:快乐就是正义必胜,痛苦就是时间长了些,必须熬。

6、新京报:你最恐惧的是什么?

萨仁:恐惧的是年龄,岁月太快,有点力不从心。

7、新京报:能用一个词来形容你目前的心境吗?

萨仁:心若止水。

  评论这张
 
阅读(95)|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