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赣西之子(曾锋风水师)博客

上栗电大招生咨询电话:13979953015

 
 
 

日志

 
 
关于我

曾 锋,歌曲作者,“疑商”概念和“人生成功的商树理论”的提出者,是家教教材《全才家教指南》主编,教师培训教材《班主任工作艺术》一书的作者,是“ 四步互动教学模式”的首创者,是《心中的歌》《勇敢去闯》《妈妈为啥爱唠叨》《背起行囊闯四方》《中国 挺住》《上栗 我的家》》《情醉上栗》《烟花爆竹之歌》《斑竹山》《相聚在东中》《七彩竺塘》《我真的悄悄地爱上了你》等歌曲的作者,有不少歌曲作品在《中国乐坛》《中国音乐》等专业杂志上发表......

网易考拉推荐

媒体:朱镕基前秘书"大尺度"解码2015年股灾原因  

2016-04-01 08:04:36|  分类: 经济信息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标题:朱镕基前秘书如何“大尺度”解码去年股灾原因?)

媒体:朱镕基前秘书
朱镕基与李剑阁

对于去年6月至7月间的股市异动,在今年春节后的首次国务院常务会议上,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就提出了要总结经验教训这个要求。

那么该总结哪些经验教训呢?

“政事儿”注意到,近日,在2016博鳌亚洲论坛上,朱镕基前秘书、证监会前副主席李剑阁关于股市异动的分析,引起了各界关注。他提出:证监会政策尺度剧烈变化是去年股灾的原因。

公开履历显示,李剑阁生于1949年12月,现年已67岁,目前的职务是孙冶方经济科学基金会理事长、中央汇金投资有限责任公司副董事长、清华大学国家金融研究院联席院长。

“政事儿”注意到,此前,他的工作经历跨政、商、学三界。

1984年获得中国社科院经济学硕士后,李剑阁进入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做研究员,之后进入政界,当过国家计委的政策体改法规司副司长、政策研究室副主任(1988年至1992年),国家经贸委的政策法规司副司长、司长(1992年至1994年),国务院证券委员会办公室主任、证监会副主席(1994年至1998年),国务院经济体制改革办公室副主任(1998年至2003年)。

在上述中央国家机关工作期间,李剑阁参加了吴敬琏领导的“中国经济改革总体设计”课题组,并被朱镕基指定为经济智囊团的一员。分税、国企脱困等朱镕基时代最重要的经济改革措施,李剑阁都是重要参与者。

2003年之后,李剑阁先是回到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当了4年副主任,2008年出任中国国际金融有限公司董事长、中国中央汇金投资有限责任公司副董事长;2014年跻身学界,出任清华大学国家金融研究院联席院长。素有“学者型管理者”之称的李剑阁,在学术界的声望一直很高,于1991年、1997年、2001年三次获得中国经济学界最高奖项——孙冶方经济学奖。

“政事儿”发现,曾在证监会工作的官员,转任其他岗位后一般都会对股市三缄其口,例如肖钢的前任证监会主席郭树清,转任山东省长之后,在公开场合从未提及过股市,今年全国两会接受采访时笑言:现在不关心股价只关心白菜价。

曾走上国务院证券委员会办公室主任、证监会副主席岗位的李剑阁则多次点评股市,曾“炮轰”官员“列席董事会”;指称权力部门给证监会压力。他在证券部门工作时,有个移民工程项目,资金有缺口,高层打电话要求一定要上市。“这个企业当时什么都没有,后来却真的上市了。但现在已经不行了,壳被转让好几次。我觉得这个跟改革的大的方向是不切合的。”

在2016博鳌亚洲论坛上,李剑阁围绕去年6月至7月间的股市异动,提出了以下5个观点。

观点一

“(股灾原因)需要一个系统的研究才能说清楚”

在2016博鳌亚洲论坛“‘闯祸’的杠杆”分论坛上,李剑阁在高西庆之后发言,“去年发生的事太多了,今天下午讲不完。让我把去年的事说清楚,第一,我不可能说清楚。就像高西庆讲的,需要一个系统的研究才能说清楚。我只能从我的角度说一部分的问题”。

高西庆也曾担任证监会副主席职务,他的什么观点获得了李剑阁的赞同,认为“(股灾原因)需要一个系统的研究才能说清楚”呢?

今年全国两会期间,高西庆接受了“政事儿”的专访,表达了他在博鳌亚洲论坛上的相同的观点。

他对“政事儿”说:“我建议,可不可以由全国人大或者其他部门牵头,成立一个调查组,授予其获取全部数据的权力,限期查明股市异动这类事件的原因,比如认为是场外配资造成的,那么就要调查场外融资怎么形成的,钱从哪来的,怎么进入股市的”。

他表示:从1987年开始,我研究过很多国家的股灾,他们是怎么做的呢?首先要搞清楚,股灾是什么原因造成的?那么他们会选择谁来调查呢?首先会排除有利益关系的人员,不能让调查人员先想办法择清楚自己,所以不会选择监管部门;再有,不能让直接参与者参加,所以不会选择某个券商公司。因此,调查人员会由诺贝尔奖获得者、经济学家等没有直接利害关系的人组成。

观点二

“去年一些官方媒体助涨了市场狂热的气氛”

在接下来的发言中,李剑阁首先提到:“去年一些官方媒体助涨了市场狂热的气氛”。

他表示,去年5月23日,有记者问他:最近股市非常牛,人们都说这是国家牛市,你怎么看?“我不假思索地说国家牛市的概念是一个非常危险的概念”;“据说当年克林顿时期有一个牛市,克林顿最喜欢鼓吹自己的政绩。他特别想把牛市功劳归自己。财政部说牛市归你,熊市将来归谁呢?政府把牛市功劳揽在身上的话,就必须把熊市责任也揽在身上。所以不能把牛市和国家联系在一起”。

“问题是去年一些官方媒体助涨了市场狂热的气氛”,他说:“当时有一些官方网站讲4000点是牛市的开始。国家牛市、改革牛市,各种各样的牛市,就来解释牛市的合理性。包括当时有一些权威人士在中央党校作了报告,说当前的牛市是有基础的,因为是改革牛,因为改革进展的非常快,所以是改革牛。第二,不差钱,因为国家量宽货币政策,所以根本不差钱。第三,2015年年底的经济增长是可以达到7%的。所以这个牛市是可持续的。三句话,第一,改革牛。第二,不差钱。第三,可持续”。

观点三

证监会政策尺度剧烈变化是股市异动重要原因之一

谈到去年股市异动的原因,李剑阁认为不仅仅是杠杆的问题,证监会政策尺度剧烈变化是其中一个重要原因。

他引用自己在券商的工作经历表示,“原来的同事都跟我讲在去年年初,恒生电子系统直接接入交易市场是作为互联网+、金融创新+,作为监管部门提倡的。说都互联网+了,你们还不接,大家不接就觉得落后了。到清理的时候,就说谁让你们接,赶快撤。证监会有些派出去的干部坐在那儿说你今天必须掐掉,不掐我不走。我不说杠杆本身出了问题,就是前后执行尺度剧烈变化,造成去年的股市(波动),原因非常多,至少这是一个重要的原因。人为加剧了波动,先拼命往上拱,受不了了又一下往下砍,去年股市断崖式下跌,这至少是一个方面”。

观点四

“股指期货做空机制停掉的做法是不对的”

李剑阁认为,去年股市异动期间,可以对冲二级市场风险的股指期货做空机制停掉的做法是不对的。

“我补充一点,恰恰去年处理股市危机的时候,我们把一些顺周期的危机当时特别想保留。产生负反馈的东西恰恰那个时候把它停掉”,他说:衍生产品对空机制本来是可以对冲波动的,结果那个时候怕股市掉的很厉害,把做空的东西砍掉了。本来做空是一个平衡的力量,包括融券是一个平衡力量,结果只准融资,不准融券,只准买,不准卖。只准实盘,不准期货,结果变成单方向了。改变了原来的规则。

现场主持人表示,“善意做空、恶意做空这实在理解不了。都是为了赚钱,你赚钱了就是恶意,而且就要惩罚你。这个不是一个法律定义。这是一个形容词”。李剑阁回应称:不能用道德标准代替法律标准,其实只有合法和非法,没有善意和恶意。

观点五

“证监会救市做法,相当于裁判带着运动员去踢球”

李剑阁提出,去年证监会的救市做法,相当于裁判带着特定的运动员去踢球。



“我专门和各方面人士交换过意见,包括和香港当年监管的人士也交换过意见,去年像中国这个救市,由监管部门带着一批监管对象去救市,就相当于裁判带着特定的运动员去踢球”,他说:“这个球是没法踢的。他吹哨,让你进球就进球,让对方不进球就不进球。这个球就没法踢了。如果说国际惯例,我认为举不出任何一个国家救市这样的例子,是由监管部门带着监管对象救市的”。

  评论这张
 
阅读(7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