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赣西之子(曾锋风水师)博客

上栗电大招生咨询电话:13979953015

 
 
 

日志

 
 
关于我

曾 锋,歌曲作者,“疑商”概念和“人生成功的商树理论”的提出者,是家教教材《全才家教指南》主编,教师培训教材《班主任工作艺术》一书的作者,是“ 四步互动教学模式”的首创者,是《心中的歌》《勇敢去闯》《妈妈为啥爱唠叨》《背起行囊闯四方》《中国 挺住》《上栗 我的家》》《情醉上栗》《烟花爆竹之歌》《斑竹山》《相聚在东中》《七彩竺塘》《我真的悄悄地爱上了你》等歌曲的作者,有不少歌曲作品在《中国乐坛》《中国音乐》等专业杂志上发表......

网易考拉推荐

农村学生杀进国际机器人决赛 拿不出4万参赛费  

2017-03-13 14:09:51|  分类: 教育现状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标题:乡村孩子 离梦想有多远)

王亚飞老师和四个孩子在学校前的合影王亚飞老师和四个孩子在学校前的合影

来自乡村小学的四个孩子获得小组冠军来自乡村小学的四个孩子获得小组冠军

孩子们和袁老师一起训练孩子们和袁老师一起训练

证书占据了景安初中的一面墙证书占据了景安初中的一面墙

如东县河口镇景安小学,这所普通的乡村小学,近日成了万众瞩目的焦点。

在2017RoboRAVE国际机器人大赛亚洲公开赛中,由4名景安小学学生组成的队伍,击败了那些由专业机构培养出来的竞争者,夺得骑士比武挑战赛小学组冠军,拿到了进入国际总决赛的门票,即将远赴哥伦比亚为国争光。

梦想之路就在眼前,却也可能破灭。因为每个孩子4.3万元的参赛费,远远超出了普通农村家庭的负担。目前,学校和当地教育部门仍在筹措经费,由于3月10日的报名截止日期已过,他们还在跟大赛组委会进行协商,希望能为孩子们争取总决赛的机会。据了解,当地乡村中小学由于经费问题,放弃此类比赛已经不止一次。

近年来,随着“特色学校”这一概念的普及,不少学校开始着力打造特色项目,但其所需要的经济支持却往往跟不上发展的脚步,在教育资源相对薄弱的乡村学校,这种现象尤为突出。

困境

杀进总决赛,却面临放弃

RoboRAVE国际机器人大赛,是由Intel公司举办的国际性赛事,在美国已经有16年历史。每年比赛都会吸引包括美国、中国、法国、西班牙、日本、哥伦比亚等十余个国家在内的上万名学生参加。

今年的亚洲公开赛在北京科技大学体育馆举行,设有冰壶擂台挑战赛、骑士比武挑战赛、勇攀高峰挑战赛、超级巡线挑战赛、灭火挑战赛、创新工程挑战赛6个项目,有来自中国、土库曼斯坦、印度和日本等多个国家总计1300名选手参加。

2月9日至10日,由来自如东县河口镇景安小学的陈浩明、李杨晨、戴尤月、孙瑞鑫组成的团队,参加了小学组骑士比武挑战赛。这些孩子最小的上四年级,最大的上六年级。尽管对手中有专业俱乐部的选手团队,也有城市名校的学生团队,更有亚洲其他国家的精英团队,但这支来自如东乡村小学的队伍,过五关斩六将,拿下了骑士比武挑战赛小学组的第一名。

在拿到冠军之后很久,带队老师王亚飞都不敢相信这是真的。这次比赛水准较高,竞争对手也很强大,他之前连拿名次都没敢想,更别说夺冠了。

“本来只是想着带孩子们过来开拓一下眼界。”王老师告诉现代快报记者,因为没有获胜的念头,他们去北京时甚至都没有携带校旗。

为了不影响开学,孩子们在北京没有做任何耽搁,赛后第二天,他们就马不停蹄地赶回了学校,也没来得及观光首都。他们静悄悄地完成这项“壮举”,回到如东后很快投入到了新学期的学习中。

两天后,有朋友在微信朋友圈中看到了王老师发的比赛照片,非常感慨,就将他们的故事简单书写了一下,发表到了网络上,这才引起了一些关注。

接下来的国际总决赛场地设在哥伦比亚,每人需要交纳4.3万元的比赛费用。原本还想争取一下的王亚飞,在看到邀请函上的这个数字以后,心一下子沉到了海底。

现代快报记者了解到,近两年来,景安小学参加的各个机器人比赛中,费用大部分是由家长承担的。但这次,4.3万元的费用差不多是这些农村家庭一年的收入。再让他们自己承担,显然不现实。

“没办法,只能放弃了。”王亚飞告诉现代快报记者,报名截止日期是3月10日,时间太短了。而且总决赛设置的比赛项目,需要他们自己购买新的器材,费用也需要1万元左右。这一笔笔钱压下来,让他看不到去国外参赛的希望。

探访

为了省钱,老师手工做部件

位于如东县河口镇的景安小学,只有17个班级,50多名教职工,在校学生不到700人。小学距离如东主城区30多公里。校门毗邻一条大河,中间是一条窄窄的水泥路,往东通往广袤的田野。步行五分钟,过一座桥,就能到达镇上的景安初中。

这样一座乡村学校,为何会发展起如此“时髦”的机器人社团呢?现代快报记者了解到,2015年,王亚飞老师在县里参加一个推进活动时,接触到了机器人比赛的相关知识,随后在景安小学成立了机器人社团,招募了一群有兴趣的学生。发展到现在,社团里固定有20多名孩子参加活动。除了每周五的社团活动时间以外,孩子们自愿利用每周日的休息时间,来学校接受培训。

这次能拿到这么好的名次,王亚飞认为,这应该源于孩子们自发主动的研究和学习兴趣。“他们都是真的喜欢机器人才来社团的,自己还会看很多相关的课外书,这可能比有些专业团队的孩子们做得更好。”

当现代快报记者提出想看一下孩子们平时训练的场地时,王亚飞犹豫了一会儿,说还是去临近的初中吧。“我们没有什么设备,周五、周日

训练时,孩子们都是从自己家带电脑过来。”而这天是周四,孩子们都没有带来。

在去往初中的路上,王老师说,初中的条件要比他们好一点,至少有了些设备采购的费用,来自之前省里的一个薄弱项目扶持政策,一次性补贴了10多万元,才陆陆续续购买了必需的器材。所以很多时候,小学都会借用初中的活动室训练。

景安初中的活动室,设在一栋教学楼的三层,有一间教室那么大。除了整整齐齐码着的工具和几套设备,最为显眼的是占据了一面墙的荣誉证书,市级、省级、国家级的都有。

这次的RoboRAVE国际机器人大赛,景安初中是和小学一起参加的,拿了一个项目的季军,也获得了参加国际赛的资格。但指导老师袁霄和王亚飞不同,基本没有怎么犹豫,就放弃了这次机会。

“主要也是经费的问题。我们和景安小学差不多,基本也是依靠学校‘挤’一些公共经费出来,还有部分是镇上的财政支持。”袁老师说,景安初中的机器人社团是两年前成立的。当时南通市举办了一次机器人大赛,学校临时组建了队伍去参赛,没想到拿到了特等奖。在那之后,这个社团长期坚持了下来,每年会吸纳一部分初一初二的学生参加。

2016年,景安初中也拿到了国际赛资格,也是早早放弃了。所以今年再次放弃资格,袁老师并没有太伤感,“已经习惯了。”

在接受采访时,孩子们拿着自己的设备簇拥了过来,缠着袁老师让他帮忙打磨一下某个部件。“老袁,你这次做得太大了,不合适!”

袁老师一边给孩子们检查器材,一边苦笑着对现代快报记者说,有些部件一个就要上千元,实在负担不起。为了节省开支,他只能利用闲暇时间,买来材料给孩子们手工制作。这样,一个部件的成本,压缩到了几百元。

声音

孩子们挺理解:老师和爸爸妈妈已经尽力了

面对这样的结果,孩子们倒是显得挺豁达。他们没有抱怨,而是坦然接受了这个事实。

12岁的戴尤月在景安小学读六年级,是四个孩子中唯一的女孩,接触机器人比赛已有两年时间。因为家中有长辈从事计算机相关行业,她在五六岁时就接触了电脑,原本只是觉得好玩,后来知道学校里有这个社团,便和同学一起报名参加了。

“每次完成一个任务,就感觉非常有成就感。”戴尤月的爸爸妈妈非常支持孩子的素质拓展,支持她学习了书法、绘画等多个课程。这次去北京得了大奖,爸爸知道接下来的比赛要花几万元,和女儿来了一次两个小时的长谈。

“妈妈非常支持,但爸爸说,家里经济条件可能没法付这么多钱。”戴尤月告诉现代快报记者,爸爸很认真地把家里的情况告诉了自己,让她自己考虑一下做决定。要是她还是想去比赛,那家里也一定会倾力支持,尽量凑费用给她。

来自父母的支持,是这个社团能运转到现在的重要原因。李杨晨跟着奶奶长大,64岁的奶奶原来是一名教师,每次要出去比赛时,老人家都会尽力支持。

五年级的陈浩明也是跟着奶奶长大的。在读一年级时,他就喜欢拿着螺丝刀到处拆东西,想弄清楚里面的构造,还曾经把家里的豆浆机拆了。“但是没能装回去。”陈浩明不好意思地说,他参加这个社团,是想有一天能把拆了的机器装回去。

谈及机器人比赛,这些纯真的孩子们眼中都是发自内心的喜爱与热情。

“老实说,这次去北京比赛的这四个孩子,已经是家里条件最好的几个了。”王老师告诉现代快报记者,去亚洲公开赛的费用已经不菲,每人花了六七千元,这相当于有些家长的两个月工资。有的孩子表现不错,也非常想报名参加,但迫于经济原因只能放弃。

“老师和爸爸妈妈已经尽力了。”在接受现代快报记者采访时,孩子们没有丝毫受到打击的模样,依旧阳光开朗、斗志高昂,他们以超出年龄的理解力和从容心,接受了现实的无奈和父母的力不从心。

进展

当地教育部门:还在筹措经费

“学校经费少,负担这么大笔费用很困难,让孩子家长拿出这么多钱,也不大可能。但让教育局承担也不容易,费用比较高,而且这不是有固定经费拨给的项目,是学校的自发行为,在这之前他们也没主动向我们开口提过这件事。”如东县教育局办公室一名徐姓工作人员告诉现代快报记者,如东县科技竞赛发展得非常好,许多学校都有自己的特色项目。据其后来了解,在这次比赛中,除了景安小学和景安初中以外,岔河中学也拿了个小组赛冠军。如果安排所有孩子都出国比赛,那这笔费用无疑将非常高昂。

得知景安小学的困境后,如东县教育局也非常重视。现代快报记者了解到,经过办公室协调,教育局正联动财政局、教管站等部门一起想办法,看能不能给孩子们一些补助。

现代快报记者从如东县教育局了解到,除此以外,目前如东县也有一部分社会引导资金,可以对在不同级别比赛中获得成绩的学校进行补助。但这部分费用也不够。

“我这两天接到教育局的通知后,也在和学校联系,希望能促成这件事情。我们已让校方尽快提交申请材料,要是能通过教育局、县政府等相关部门的审批,可以拨一部分经费下来。”河口镇教办主任路国庆告诉现代快报记者,这部分补助费用也无法完全满足比赛需要,需要校方再提供一些公共经费,镇政府给予一定的经济支持,再由家长提供一些资金,各方面凑起来,可能能够满足这次的比赛费用。

看法

搞特色教育,乡村学校“先天不足”

今年2月,江苏省一号文件发布,要求深入推进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其中提到要促进城乡社会事业均衡发展。积极推动城乡义务教育一体化发展,继续实施薄弱学校提升工程,改善农村学校和办学点基本办学条件。适当提高寄宿制学校、规模较小学校、淮北地区学校公用经费补助水平。保障留守学生平等接受义务教育,提高外来务工人员随迁子女公办学校就读率。

关注农村学校的发展,实现教学资源的优质均衡,是近年来教育工作的重点之一。但要弥补农村学校的“先天不足”,要做的工作还有很多。

“虽然学校硬件配置、师资力量这方面在逐渐实现均衡,但对于农村学校来说,很多看不见的隐形资源,是无法与城市学校相比的。”在接受采访时,一名教育界人士说道,“举个最现实的例子,城乡孩子的家庭收入肯定有差距,家庭背景也不一样。城里的孩子要是能去国外参加比赛,父母能给出的经济支持要高很多,也更容易利用自身人脉关系,帮忙找到社会援助。在城市里,每个家长能调动的资源和人脉要比农村多很多,这也是学校的一种资源。”

面对景安小学的困境,这名教育界人士也十分感慨,也很理解学校和家长的无奈,“要想解决这个问题,一方面是要靠政府力量进一步扶持,比如以奖励代替补贴,也能提高学校师生的积极性;另一方面是时间问题,毕竟这不是一朝一夕之功,随着条件改善,经济水平提高,希望农村教育能越来越好。

记者手记

“这条路已经比

想象中走得远”

“没办法,实在没钱。”在采访过程中,现代快报记者经常听到的就是这样一句话。

这些乡村学校的教师,怀揣着朴实的理想,希望孩子们能获得更好的教育。他们的功利观念淡薄,牺牲了很多个人时间,把精力奉献给了孩子们。在孩子们的口中,王亚飞是“老王”,袁霄是“老袁”。这种亲昵,带着由内而外的敬重和喜爱,像是对待家人一样不分彼此。

在接受采访时,“老王”一直连连摆手,说自己做得很少,多写点孩子们的努力和困境吧。要是能遇到好心人或者愿意帮忙的企业,那就太好了。作为一名普通教师,他们能调动的资源实在太少。孩子们出不了国门,他和老袁,像父母们一样心焦,但也只能无奈地发出一声叹息。

直到决定放弃比赛,王亚飞也没有主动开口向记者提出通过媒体寻求社会援助。他在找亲戚朋友帮忙,找当地的企业赞助,但都希望渺茫。但他觉得,这条路已经比想象中走得远,即使最后的结果不尽如人意,也不会留下遗憾。

“要是有人愿意帮助你们,定期给你们一点资助,你心里有个理想数字吗?”王亚飞犹豫了会儿,说了个“三五千”,随后又补充说道,“是一年的费用,三五千元就能帮我们一个大忙了”。这笔费用,就是购买器材的开销。这笔钱不大好意思让家长出,只能由学校挤出来,但也负担不小。只要器材费用解决了,那身上的担子会骤然减轻很多。

截至记者发稿,当地教育部门仍在想办法,希望能帮助孩子们圆了这个梦,但由于时间仓促,费用一时半刻很难筹措到位。另外,作为非义务教育范围的内容,这笔费用如果全部由教育部门承担,也并不现实。由于3月10日的报名截止日期已过,目前他们仍试图跟大赛组委会方面进行协商,看能否宽限时日,让他们再争取一下参加总决赛的机会。

  评论这张
 
阅读(21)|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