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赣西之子(曾锋)博客

上栗电大招生咨询电话:13979953015

 
 
 

日志

 
 
关于我

曾 锋,歌曲作者,“疑商”概念和“人生成功的商树理论”的提出者,是家教教材《全才家教指南》主编,教师培训教材《班主任工作艺术》一书的作者,是“ 四步互动教学模式”的首创者,是《心中的歌》《勇敢去闯》《妈妈为啥爱唠叨》《背起行囊闯四方》《中国 挺住》《上栗 我的家》》《情醉上栗》《烟花爆竹之歌》《斑竹山》《相聚在东中》《七彩竺塘》《我真的悄悄地爱上了你》等歌曲的作者,有不少歌曲作品在《中国乐坛》《中国音乐》等专业杂志上发表......

网易考拉推荐

起底日本研修生制度:名为“帮助他国” 实为盘剥“外劳”  

2017-03-07 09:32:16|  分类: 经济信息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研修生简易房内狭窄的楼梯。新华每日电讯记者蓝建中摄

最近一段时间以来,日本媒体揭露出中国在日研修生存在的各种问题,中国驻日大使馆领事部也专门就如何保护研修生权益发声。记者2月26日赶赴广岛,实地调查了当地研修生的生活,低廉的薪水、高昂的房租、恶劣的居住条件、时常挨骂、孤独寂寞,研修生的生存状态令人触目惊心。

这到底是一种什么制度?日本推出这种制度背后的目的是什么,为何屡被舆论甚至国际社会揭露批评仍“一如既往”?中国在日研修生权益到底该如何维护?

扭曲的技能实习生制度

研修生从事的劳动也多是日本人不愿干的低薪的“3K工作”(危险kiken,脏kitanai,累kitsui)。

据日本法务省统计,2016年共有8.5万名中国研修生在日本工作。研修生能够进入日本工作,正是由于日本实施的“技能实习制度”,即发展中国家的人才可以在最长3年时间内在日本边劳动边学习技术的制度。

日本1981年建立“研修生”的在留资格,不能排除当时确实有为发展中国家培训人才的用意。但是,随着日本社会逐渐老龄化而导致劳动力缺乏,而日本又没有开放劳动力市场,研修生制度成了变相引进劳动力的方式。1993年日本推出“技能实习生”的在留资格,但是从事的劳动也多是日本人不愿干的低薪的“3K工作”,这与培训技术的目标日渐背离。

可以说,外国人研修生制度的最大问题,还是日本政府制定了技能实习生制度导致的,这一制度本身就是一个剥削外国人廉价劳动力的制度。明明是引进国外的劳动力,却偏偏要弄一个“研修生”和“技能实习生”的名义,使得雇佣外国研修生的日本企业和雇主,可以逃避劳动法所规定的企业雇佣义务,比如工伤保险、雇佣保险、男女同工同酬等。

联合国人权组织曾多次对日本政府提出批评,日本媒体也多次曝光研修生受虐待的情形,甚至有劳工团体指责日本政府是变相推行一种奴隶劳动制度,但是这一问题一直得不到合理的解决。

今非昔比,勿对日本过度憧憬

中国人是非常能忍耐的,但很多研修生因工作中的各种原因还是忍受不了。

研修生制度推出初期,由于当时中日经济差距巨大,甚至要找关系才能到日本做研修生。一直到上世纪90年代,一些中国城市居民都乐于到日本做研修生,月薪8万日元都抢着去。而随着中国国内经济的发展,到日本做研修生就变得不再那么实惠了。

如今,被招集人员绝大多数来自中国经济发展相对比较落后的地区,这些研修生属于低学历、低收入、无特长的三弱群体。对于他们来说,能出国显得很有吸引力,而再被忽悠能够每月挣到比国内多两三倍的钱,就更抵制不住诱惑了。而这种认识上的误区很大一部分来自信息不对称,需要研修生的企业都是经营困难的企业,想从这种公司挣大钱一开始就错了。

但真实情况只有到日本后才知道,对很多人来说悔之晚矣。如果回国等于不遵守合同,国内的押金、保证金(大都是借的凑的钱)一分不退,本来就没钱才出来的,所以大多不敢回去,况且也没办法和家里人交代,只能咬牙坚持,坚持不了的也就逃跑了,找个地方打黑工去了,所以才会有这么多“失踪”的人员。

本来,中国人是非常能忍耐的,但现实情况是,很多研修生因工作中的各种原因忍受不了了,所以才有这么多人逃跑(日本法务省的数据显示,2015年研修生失踪5803人,其中3116人是中国人),这正好说明了问题的严重性,如果能够凑合还用冒着被遣返的风险逃跑吗?

研修生工作中很多条款是规范劳务人员的,是单方面的要求,这根本无法做到平等,好多都是侵犯人权的行为。比如:统一收存护照、不得私自外出、不得使用手机、没收手机、断掉网线、安装摄像头(包括女生宿舍里)、工作中上厕所规定时间和次数、不按时发放工资,贪扣加班费,过年过节没人问候,孤独地在宿舍一呆几天等等。

三重甚至四重压榨

研修生要交中介费和保证金、押金,日本工厂还要付两头的管理费和中介费,而羊毛出在羊身上,最终还是研修生“买单”

日本接收研修生的“某某组合”或者“某某协会”以及中国的中介其实知道这些情况,但是无人关注,也无人解决问题。研修生几乎都不会日语,所以大家也难以集体或单独行动。

研修生一直受着三重甚至四重压榨。首先,到日本工作,需要给国内中介中介费和保证金、押金等。这些钱往往是借来的。而到了日本之后,工厂还要按月给中介管理费。日方的“组合”相当于日本接收研修生的窗口,负责将研修生分配到各个工厂,工厂每月还要按人头给“组合”同样的管理费。“组合”收了管理费,再有研修生找他们反映问题,他们根本不管。

据熟悉研修生情况的在日华人鲁蓬人介绍,一般情况下,企业每月要给中介和组合各3万至5万日元/人,即使收入不好,也要给2万至3万日元。工厂缴纳了管理费后,就尽量克扣研修生的待遇。鲁蓬人介绍,目前,如果某人给中国国内的中介介绍日本某地有引进研修生的需求,研修生到日本后,就能按人头获得每月5000至1万日元的好处费。

羊毛出在羊身上,工厂交了所谓的管理费和好处费,自然要从研修生身上找回来,最终就是研修生待遇大幅降低。层层扒皮越多,研修生受的压榨也就越多。本来,如果没有中间利益链条,没有中介费和管理费,研修生的待遇能翻番。

对我们弊多利少

日本这个制度设计得很巧妙,好处都是自己的,负担都推给了外国人和外国政府

熟悉研修生状况的在日华人姜先生指出,即使中国劳动力过剩,日本这种严重侵犯研修生权益的制度对中国也是有百害而无一利。例如,按日本的法律这些人肯定缴纳了厚生年金(养老金)的费用,但三年就被日本赶走了,实际上享受不了将来的年金待遇,基本算是白交了。一些研修生并不知道如何取回缴纳的厚生年金,而且即使要求退回,有时也要给行政书士提供高昂的手续费。

这些人在国外留下的空白,将来只有其母国来承担。日本三五年赶走一些人,同时又会补充新人,也可以这么算账,就是每年有大批外国劳工在白白地为日本严重赤字的年金做贡献。这是赤裸裸的国家盘剥,是对人权赤裸裸的侵害。所以,日本这个制度设计得很巧妙,好处都是自己的,负担都推给了外国人和外国政府。

姜先生认为,应该把所谓的研修生制度定性为侵犯人权,同时现实中到处存在日本劳动法所不能容忍的行为,包括中国研修生在内的外国研修生在日本受到的压榨太厉害了。而这些研修生在日期间并没有给中国创造一分钱的税收,只是肥了那些黑中介。

姜先生说,中国现在劳动力严重不足,却有大量的年轻壮劳力到日本做苦工,简直不可思议。这还只是经济账和社会账。如果算上侵犯人权带来的政治及心理伤害,那就更得不偿失了。那些逾期不归的、伤残的、欠一屁股债的、坐牢的、既没学到技能又没学会语言的大龄归国者等,都要研修生流入国政府来善后。这个账怎么算都是亏。

日本社会歧视研修生

日本农林牧渔等离不开研修生的支撑,但日本社会对研修生却非常歧视。

日本厚生劳动省1月27日公布的数据显示,截至2016年10月底,在日本的外国人研修生超过21万人,同比增长25%。如今,日本农林牧渔等离不开研修生的支撑,一些工厂如果全部用日本人工作,早就倒闭了。但是日本社会对研修生却是非常歧视的,甚至视其为罪犯的渊薮,观感基本是负面的。有日本律师指出,日本政府有把国内选民的不满转嫁到外国研修生身上的嫌疑。

而出来做研修生本来是想赚点钱,有人觉得反正赚不到钱,不如冒险一搏,就逃出去打黑工,抓住被遣返也认了。不可否认,其中一些人走上犯罪道路,日本媒体为此会大肆炒作。进一步影响了研修生在日本的观感。

日前成立的极右的“日本第一党”,已喊出废除技能实习生制度的口号。在极右分子眼中,技能实习生制度俨然是令日本吃亏的制度。

姜先生认为,如果完全按照日本的劳动法来做,目前的所谓研修生制度根本不可能存在,其之所以能延续到今日,完全是在严重侵犯人权的基础上取得的。

不可否认,不少人在认识上存在误区,即认为研修生就该低日本人一等,待遇不如日本人是应该的,所以从一开始就失去了维权意识。而这种认识上的误区,在研修生及中方派出单位都普遍存在。如果了解日本的劳动法,平时注意学习,具备基本的人权常识,知道自己什么地方受到了侵权,就不会吃这些亏。


  评论这张
 
阅读(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